田国强:如何看待和应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国际形势?

2020-07-15

新京报讯(记者 侯润芳)当前中国宏观经济面临哪些不确定性?从外部看,国际形势发生了哪些变化?如何应对国内外形势的变化?在7月11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举行的“2020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会议上,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在谈到上述问题时表示,从内部看,当前中国宏观经济面临四方面的不确定性。从外部来看,国际形势也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这次疫情的后果是,世界在许多方面再难回到疫情前。面对疫后世界变局,田国强认为,中国的应对之道的基准应是“四最”:保持战略定力和冷静最为重要,互信互利最为基础,做好自己的事最为根本,加大改革开放力度以此发展壮大自己最为关键。 从内部看,田国强认为当前中国宏观经济面临四方面的不确定性:第一,疫情导致劳动力市场震荡,家庭流动性也遭受较大冲击,消费恢复难度加大,并且家庭债务仍保持继续累积的势头,稳就业、保民生压力不容忽视。第二,疫情使得银行系统稳定性改善迟滞,中小银行对系统的影响持续上升,加大了城市和农村商业银行的风险溢出。第三,疫情之下地方政府债务扩张压力持续增加,一旦与影子银行等金融风险交织传染,财政金融风险正反弹回潮。第四,在中国经济下滑和人民币贬值预期下,市场的避险情绪持续强烈,跨境资本出现净流出压力。从外部看,国际形势也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这次疫情的后果是,世界在许多方面再难回到疫情前,尤其是中美之间对立趋势的加强会牵动世界格局的大变化、大调整,说不定是大脱钩,除非双方有所妥协。”田国强说,中美两国关系不断恶化,差不多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差的,加上疫情的巨大冲击,给世界带来了种种的不确定性,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在经济方面,经济全球化受到严重冲击,中国有可能面对去全球化或甚至去中国化的危机,疫后经济分工、专业分工将面临重构,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将会发生很大变化,很可能出现“三化”——经济区域化,高端产业、民生国家安全产业回归化,以及合并同类项化。一旦产业链与发达国家脱钩,将会导致大量产业转移出中国,给中国带来大量资本流失和巨大就业压力,并且转移已经在发生,大量订单流往越南、印度、南美等国。其次,在政治关系方面,中美之间的竞争也随着经济关系的恶化而面临日趋激烈化,从而影响各个方面。 第三,在国际关系方面,世界政治经济秩序可能会发生很大变化。疫后世界变局之下,中国如何应对?田国强介绍,中国的应对之道的基准应是“四最”:保持战略定力和冷静最为重要,互信互利最为基础,做好自己的事最为根本,发展历程加大改革开放力度以此发展壮大自己最为关键。 为此,我们需要全局观念、系统思维和综合治理。无论是经济社会发展,短期处事应对,长治久安,还是想要成为得到各国信任和拥护的真正世界强国,都需要满足国家发展与治理三要素:即,包容性经济制度,国家能力和政府执行力,以及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包容透明的社会治理,都不可或缺。“处理好国家发展与治理三要素,其实质也就是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治理边界。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有效弥补市场失灵和实现好的社会治理。”田国强说。具体如何应对疫后世界的变局,田国强给出了三方面的建议:第一,在经济关系上要形成更广泛的自由贸易统一战线,应凭着中国巨大的市场和充满活力的经济,加快推进多边或双边自贸协定谈判或升级谈判。为此要避免过度强调政府主导的中国模式优越性。同时,还是要尽可能与美国缓和两国关系,继续贸易谈判,扩大经贸关系,中美两国毕竟是经济来往相互楔入很深的两个最大经贸国,双方都从中获得了巨大好处。对外,面对疫情和世界变局的巨大影响,中国不能因此走向封闭,在加强国内循环的同时,国际循环绝不能丢,要进一步推动向世界经济体系趋同的对外开放,大力减少市场壁垒,以公平竞争、共同利益和共享价值观来凝聚贸易伙伴。对内,要以开放倒逼国内市场化改革深化和营商环境优化,以竞争中性、所有制中立的原则进行体制性、结构性改革,形成国企、民企、外企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增强经济制度的包容性。第二,在政治关系上应积极争取各国对中国的政治支持,避免将中美经贸摩擦扩散到以意识形态作为典型特征的冷战中去,这特别不利于中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合作发展。历史经验表明,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发展也需要中国,对中美两个最大国更是如此。第三,在国际关系上中国需要避免多线作战,要正确理解韬光养晦的内涵。尤其在对外既要传播中国好的一面,也要客观展示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种种不足。中国需要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来为中国解决发展问题创造时间和空间。“要处理好经济、政治、国际这三方面关系,就需要在国家发展与治理的三要素方面同步推进。”田国强说,只有这样,才能应对世界大变局,走出困境,化解危机,战胜分歧,避免改革失败,实现成功社会变革,才能让经济得到可持续的良性发展,社会和谐安定,政体长久稳定、国家长治久安,也有利于和平融入到世界现存体系中去。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侯润芳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