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小冰“六岁”独立 中国血统浓厚 王小川会投资吗?

2020-07-15

发布六年后,微软决定将人工智能产品“小冰”拆出独立运作。这是微软成立以来,首个由总部雷蒙德之外的团队主导和孵化,并获得操作系统入口级的产品。核心成员是中国团队,多个微软前华人高管曾为其保驾护航。如今独立运作,考验的是商业模式。

7月13日,微软宣布小冰业务分拆为独立公司运营,并委任半年前宣布离职的沈向洋担任新公司董事长。沈向洋曾是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和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小冰项目负责人李笛将出任首席执行官,日本和印尼小冰负责人陈湛为日本分部总经理。

微软保留了对新公司的投资权益,并授权新公司使用及继续研发完整的小冰技术。微软称所有相关工作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完成。不过,微软并未透露具体的员工接下来的去向。

据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7月13日上午,小冰中国团队和日本团队分两批召开了全员大会。一位行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团队已经在寻找新的办公室,计划搬离微软在北京中关村的办公楼。另有一位微软小冰工作人员表示,接下来,小冰将在8月举办第八代产品的发布会。

新独立公司已经注册成立。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北京红棉小冰科技有限公司”已于5月20日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是李笛,沈向洋担任执行董事。公司共有七位出资人担任股东,其中李笛认缴额为25.05万元,占比为25.1%,最大股东为李明,占比为70%。

上述行业人士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透露,股东中有多位小冰项目的资深员工,包括技术、销售、产品等方向的负责人和骨干。

小冰的诞生是微软的人工智能商业化进程之一

2014年5月,微软必应(Bing)搜索团队推出了小冰。这款语音交互产品与同时期其他产品的差异是,强调“情商”,就是可以像普通人一样沟通,并且配备了“16岁少女”的人物设定。这样的产品诞生基于微软超过将近30年的人工智能研究。

早在1999年,微软就曾成立了研究院,其人机交互、自然语言处理和机器学习、语音识别和语音合成、计算机视觉等最早的五个研究组恰恰是今天人工智能的几个重要分支。

2014年是微软人工智能从实验室走向大众的关键一年。4月官方Build大会上,发布了Cortana(也被称为“小娜”),并认定其将是革新Windows未来操作系统计划的关键,而当时分管该业务的是微软前执行副总裁陆奇,目标是两三年时间触达全球25亿智能设备用户。三个月后,微软在中国发布“小娜”。

对于小娜和小冰差异,李笛曾表示产品都基于同样的必应搜索、大数据和深度神经网络等技术,但两者的定位不同:小娜是微软为自己的生态环境所准备的,而小冰是为其他的生态环境所准备的人工智能的中间件,也就是,处于操作系统软件与用户的应用软件之间的基础软件)。

在这之后,有业内人士曾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微软一度想把小娜和小冰合并成一套人工智能系统,但对这一计划官方始终否认,而最终随着陆奇离职不再提及。

华人高管一路保驾,小冰与中国关系不一般

小冰能够发展六年,多数受访对象认为是微软对研发创新不计商业回报的支持,以及众多华人高管,尤其是陆奇、沈向洋和王永东的支持。

其实早在上线时,小冰曾在微信平台公测,参与微信用户群聊。然而,就在李笛与微信产品组邮件沟通时,小冰遭遇腾讯封杀,存活时间仅有60个小时。腾讯的理由是,小冰涉及模拟用户操作、诱导用户拉群和批量注册垃圾账号等。在李笛的眼中,微信类似一家咖啡馆,而小冰则是在其街边摆个摊位,他弄不懂的是“我们能不能进到咖啡馆里”。

时任微软全球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与腾讯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进行了直接的沟通。最终,微信还是接纳了小冰,除了自动聊天外,还增加了一些方便生活的功能。与此同时,陆奇等微软高层对小冰团队明确表示支持,球探网篮球陆奇更是用了三封内部邮件肯定了小冰团队,而现任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王永东更是亲自一对一与成员沟通。

微软小冰与微博、米聊、京东、易信、360安全卫士等互联网产品相继宣布达成战略合作。但与此同时,新的危机仍不断出现,比如大量使用低俗语言等。小冰只得通过人工不断增加语料库来解决。待技术不断完善后,曾与谷歌AlphaGo围棋大战的柯洁在节目中称自己是小冰粉丝,而李开复也在其新书《人工智能》中将小冰作为介入人类生活的成功案例。

陆奇曾专程从美国飞到北京为小冰站台,随后沈向洋接棒。在小冰覆盖全球6.6亿在线用户后的一场发布会上,沈向洋总结,第一代产品基本上是基于文本、搜索来做简单的对话系统,随后历经场景落地、感官体验、知识图谱、框架等发展历程,第七代整体框架有了“飞跃的进步”。

在这其中还有另一个人,拥有中国区最高行政级别的王永东也对小冰采取了支持的态度。2017年2月,身为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院长的王永东被授予全球资深副总裁的行政级别。王永东曾对媒体表示,小冰在全球不同市场的技术是共享的,产品的管理和领导是在中国。

风口已过,人工智能的商业化难题待解

2017年以来,小冰的身份开始多样化,出版过根据图像识别形成的诗集,成为人工智能歌手,创作绘画和设计纺织面料,甚至成为节目主播和新闻媒体记者。也是在这一年,小米和企业的合作开始尝试商业化。小冰与小米IoT开放平台合作,用户可通过小冰控制35种设备。

不过,真正从产品层面做好商业化准备是在2019年。小冰第七代产品发布会上,李笛发布了人工智能赋能工具Avatar Framework,后者代表了小冰商业化的方向,落地客户覆盖金融、零售、地产等。不仅如此,小冰也以不同的名称进入日本、美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市场,发展全球化。

但是微软却早已发生变化。2017年,微软与亚马逊合作,原本两个竞争的系统,小娜与Alexa开始合作,互相唤醒。2019年1月,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在媒体活动中表示,不再将Alexa和Google Assistant视为竞争对手。

在这场组织架构的变化中,作为微软公司中最高级别的中国人沈向洋离职。他曾被认为是微软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关键人物,负责人工智能及研究事业部。他对媒体表示,该部门在三到五年内要赚100亿美元。沈向洋还表示,“当与人的情感联系越来越紧密时,人工智能研究已经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事”。

事实上,纳德拉也早早就意识到人工智能价值的转化,需要体现在日常使用产品和服务中。然而,小冰却难以实现。多数受访对象表示,微软虽然曾为小冰进行投入,但由于其属于微软工程院,是研发部门,而非商业化部门,所以缺少成熟的团队运作。与此同时,类小冰的聊天机器人市场竞争又十分激烈,小冰短时间内难以将已有的口碑转化为市场。

“小冰拿不到更多的资源已经很久了,不如出去独立看看能否获得融资”,一位熟悉小冰的业内人士说,对小冰团队来说,独立目前有两个障碍:一个是大部分微软工程师偏向理论研究,能否有放弃微软身份、独立创业的意愿;另一个是办公场所、云计算资源等的成本是否能够负担,Azure的云计算服务并不便宜。

“好几年前,搜狗想投资小冰。王小川曾说过,只要李笛带小冰出来创业,他就投资”。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时,搜狗公司首席执行官王小川并未对此作出回复。但有消息称,王小川已与小冰团队成员会面。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梁辰 编辑 徐超 校对 柳宝庆